主页 会员浏览 日记 相册 排行榜
Happle的日记网址:Happle.blog.jiaoyou8.com 
 
Happle
  免费注册   登 录    搜索      使用帮助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心动 | 设我为好友
个人信息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30则)
 
 
我的图片 (0张)
 
最新日记
忽然恍然
电台音乐
一切正常?
尘终曲落
搅和的梦
坠落的梦
温柔一刀
灵魂稀释
烟姿胭脂
喜调
正经春天
网友评论
Happle 评论于2018-04-23 11:31:31
zhou_zhou 评论于2018-04-20 14:47:37
查看全部...
第1-10,共30篇日记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标题:忽然恍然 字体[  ]   颜色[ 绿 ]
最近,工作比较忙,感觉思绪也比较堵,不怎么去想写文章的事。下班回家,仍然一路向西。入秋已有些时日,几天前一直比较阴雨、寒冷。今天算是晴好,温度回升。桦树,还有不少泛黄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摆。路上的落叶已经很多了,在车行进后被卷带着四处飘荡。夕阳下,枝头的那份黄色,感觉分外明丽,鲜艳。光线也会穿过树枝,树叶,给车上归家的我,带来迷幻感。和两个月前不同了,阳光来自左侧。

不知为何,“恍然大悟”却在瞬间,跳进脑海。这恍然也是奇怪得可以,可以若失,也可大悟,还可入梦。入梦也是可以不睡觉的。R.E.M.在1994年Monster专辑中的一首歌I don’t sleep, I dream。是当年最喜欢的三首R.E.M的歌曲之一 - 我可以坐下来喝杯咖啡,但是你知道我惦记啥。。。略显隐晦,似有点挑逗意味?第二首Orange Crush,也是比较能引发联想的隐晦,据说与越战有关,但一定就上长到了反战情绪吗?或许仅是一个偶然触发。最后一首歌Imitation of Life,结尾歌词中唱道,甘蔗好吃,那是真的你,亦为所能,来吧,无人理会你的哭泣。高考作文中写成这样,应该会得零分的,没有中心思想的彻底的虚无主义情绪。

右侧拐弯的路边,有只小动物被汽车碾压后留下的尸身,直觉判断是上午发生的事。我继续前行。后视镜中,远远地看到一只喜鹊从树上跳下,落在了拐弯处。阳光中它的羽毛能反射些幻彩。记得喜鹊和乌鸦是亲戚,但是大家喜欢喜鹊,讨厌乌鸦。


Imitation of Life - R.E.M.

Charades pop skill
Water hyacinth
Name by a poet
Imitation of life
Like a koi in a frozen pond
Like a goldfish in a bowl
I don't want to hear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cinnamon, that's Hollywoo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try
You want the greatest thing
The greatest thing since bread came sliced
You've got it all
You've got it sized
Like a Friday fashion show
Teenager cruising in the corner
Trying to look like you don't t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cinnamon, that's Hollywoo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try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freezing rain,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is sugar cane, this lemonade
This hurricane, I'm not afrai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me cry
This lightning storm, this tidal wave
This avalanche, I'm not afrai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me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s who you are,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s who you are,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最近是赋闲在家,却没有写作状态。贴些老文章,或能调动一些写作念头?)
创建于:2018-05-17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2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电台音乐 字体[  ]   颜色[ 绿 ]
记忆中的学龄前童年,印象最深的是,在长沙度过的1976年。幼儿园的老师很喜欢我,我喜欢上她的音乐课,她总夸我唱歌不错。幼儿园旁有个孤零零的电线杆,上面有两个高音喇叭,经常有响动。记得播送过几次哀乐,其它歌曲大多是激昂慷慨,歌颂雄伟崇高。那时我的认知,世界上就只有伟大祖国,和一个可恶的外国。

改革开放后,引入港台流行风尚,爱情代替原来的一切,也带来了新的流行意识。青春年少本应是,带着萌动的心顺应潮流。只是我打小比较叛逆,总觉得,大家都玩的,总有些不妥之处。那时的直觉就是,应该做些不一样的事情。初中时,不喜欢音乐课,常和老师捣乱,不识简谱也不识五线谱。常因为嗓门大,故意把大家的合唱带得跑调,然后我可以去教室外面反省。不上课,不妨碍我喜欢音乐,只是寻求另类的表达。

高一时,转向收听敌台,很快,便狂迷上了VOA,BBC的欧美流行榜。虽然短波音质很磕碜,还时常有我党的无线电波和谐。有“崇洋媚外”的心结做精神支柱,倒把我学英语的兴趣提上来了。这些经历,现在回头看时,似是机缘巧合,却更顺理成章。老师逼迫填压下无效,自己的选择可以别出新裁。

这崇洋媚外,可以说是很早就有,还逐渐变得处心积虑。那时,音乐资料来源十分有限,我倒和广播电台结了不少缘。先是认识武汉一位电台的朋友,搞到一些卡带翻录。大学后,逐渐市面上正版引进多些了,乃至,后来的上班后出现的卡口水货。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每当找到一点好资料都能兴奋半天。

大三暑假,机缘巧合,因为朋友出差,找我去电台,替他做一次海外音乐节目。当时匆忙,手头也没多少文案资料,弄得我还着急了一段时间。还好手头一盒卡带,内有英文介绍歌者的专辑介绍。为了完成朋友所托,只得用两天翻译了文字,又把卡带多听了几遍,用文字和音乐一起去感受。节目当天,是一位高中同学陪我去的。起初很紧张,后来我很快轻松下来。和主持人坐在直播间,看着室内微弱的灯光,导播台上闪烁的二极管,在歌声和我们的人声中跳动着,逐渐也就享受起来,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出来后,同学在外面还直说效果不错,只是有点遗憾,没有向电台要一份节目录音。

(那次节目介绍的是Art Garfunkel,他和Paul Simon搭档组成的乐队Simon & Garfunkel。一篇老文章,并没有想对电台和音乐的变迁展开过多的比较。只为了写些小事,有些怀旧,前几年似有这类惯性思维。)
创建于:2018-05-16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1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一切正常?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天中午也算是得闲,不想吃饭,出门赴星巴,想喝点感觉出来。路上听歌,碰上有感觉的歌曲就以此为题,放的歌曲是Queen的Doing All Right。本想,按照上一篇文章的套路,在词句、曲式、演奏、唱法或是网上的介绍中,找点什么。其实,这歌是比较有意思,但是重复老套的文章起意,有点没劲。不过,我为歌名的英译汉做了个选择,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心可飘荡。

上班没多久那些年,单位工间操时间。办公楼旁草地,能看到一些聚众的大婶,大娘,跟着录音机播放的带功磁带舞动着。只听解说员念到“正常,再正常。。。” 练功的带头大婶,一声高喊:“香不香”,身旁的练功者一起喊“香。。。”如果,从旁经过,冷不丁能被这一声吆喝吓一哆嗦。

那些年头,大家已经不再做第六套广播体操了,因为,有很多功法流行着,都有大智慧,大能量。我有时,就坐在喷泉池旁看着里面放养的金鱼,几片飘浮的荷叶,池水应该是好久没有换了,绿藻长势很好。

喝完咖啡,回到办公室,同事来问一件事,先客套如初的打着招呼,How are you doing?我便笑着,唱出歌曲中反复的部分,I am doing all right。。。

香功介绍 
- 来自互动百科网

1988年5月8日,62岁的中国香功当代唯一传人田瑞生先生,在潜心修炼50年后,毅然出山,向世人公布了这已秘传两千年之久的高级功法。由于此功法修炼时芳香四溢,故定名为“中国芳香智悟气功”,简称香功。中国香功具有动作简单、易学易练、不出偏、见效快等特点,很快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相继建立了香功组织,练香功的人数已超过二千万。全国有几十家报刊作了报道,中央电视台专为香功摄制了专题片,多次播放。《中国香功报》、《中华香功》等三十余家报刊应运而生。在世界上,香功已传播到美国、新加坡、英国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仅日本,就有350万个香功爱好者,联合国成立了香功俱乐部,并在联合国会刊第500期向全世界介绍了中国香功。 

Doing All Right
- By Queen

Yesterday my life was in ruin
Now today I know what I'm doing
Got a feeling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Where will I be this time tomorrow?
Jumped in joy or sinking in sorrow
Anyway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un
Looking round to find the words to say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kies to clear
There ain't time in all the world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un
And anyway I've got to hide away
Yesterday my life was in ruin
Now today God knows what I'm doing
Anyway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创建于:2018-05-16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39次 评论(2)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尘终曲落 字体[  ]   颜色[ 绿 ]
大约在上班后的,94或95年左右,曾买过一些,比如AC/DC的演唱会双带及Ball Breaker,REM的Monster和New adventures in HIFI,Sinead O’Connor的Universal Mother等相对有名,几年后还去淘过一些CD。

当年的打口带,我曾经问过老板,被告知是走私货,但是在通关的过程中,被用刀锯划过包装后留下的痕迹。因为打口的部位不一定,在挑选的时候一定要看仔细。有卡带也有CD,卡带只要没有明显的打断,应该问题不大。只是有时需要打开,清理一些内部的塑料碎末。有磁带打断的,如果在最前部,也可以回去自己修剪补一下。至于CD的命运就很惨,经常能看到严重的划痕,碟片开裂,这种就不想了。相对价格不贵,还能淘到好货,在那个年代是很奢侈了。

我手头还一直保留着一盘专辑,是很特殊的,算是当年很完好的。专辑名叫Missing...Presumed Having a Good Time,组合名叫The Notting Hillbillies。专辑封面很别致,黑白照片上,四个男子人手一把吉它,放在地上用手扶着,黄色的相框底色,一种很浓郁的怀旧感。当年并不知道这四个人是谁,后来听了之后,知道这里有老马。这个专辑中有几首歌是吸引我的,如A1. Railroad working,B1.Will you miss me, A3.Your own sweet way。尤其是B面最后一首,Feel Like Going Home (By Charlie Rich)。当初,一直不明此曲结束后,为何有一大段空白。

歌中唱到,天空密布着乌云,它们向我迫近,没有任何一个朋友帮我,游历过千山万水后,现在我有一种归乡的感觉,主啊,我感觉在归乡的途中,回望奋斗和失败,现在我满身倦怠,无力无助,好像所有的事都被搞砸了,现在才感觉到了回归。

这歌给我的画面中,是一个孤苦的游子,看惯秋月春风之暮年。行向终点前的,那一丝丝悔与惧,又有一种无奈与释然。歌者唱得苍凉,吉它声多少轻曼舒缓,却又带着一点纠心的伤感,无奈地展现了曲终人散。。。

专辑给人整体感觉便如一场人生的走过,以各式轻快做着铺垫,穿林涉水,尘埃落定之时,就可曲终人散。至于是带着快乐还是伤感,现在的我不敢说。只觉得不论何种表现都不是错的,因为每人只有一次,在那最后的一刻。
创建于:2018-05-14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32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搅和的梦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天是个有好事的周五,名曰Good Friday。其实,是基督教中纪念基督受难的日子。我想之所以称之为好事,大约是指,基督不受难就不能复活吧,所以,从一个更理性的角度,加上一个长远的角度看,它是个好日子。全国的公休日,我选择,商场闲逛,逛就会累,走累得歇,反正也是闲的。坐到商场的食品摊档集中区,四下张望着。

不远处,一家人吸引了我。他们似乎也在休整,女宾在招呼两个小姑娘;男宾较胖,却在微睡中。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眼睛在紧闭的眼皮下移动着,我也有点昏昏之意。索性将身子后仰,微向男宾一抬手。

眨眼间,便是别处洞天,俺坐在了一张圆桌前。一切全是不锈钢制的,桌面中间是空的,桌旁是八张圆柱凳子。背后,是一圈不锈钢的围墙。坐在那里,有种比较强烈的漂浮感,四周似乎很热,但俺却没有任何嗅觉。抬头能看到一个开放大圆顶,仔细一看,却是由一个个的小圆组合而成的镂空网。桌上摆放着八套不锈钢器具,一双长长的筷子,一只长长的捞勺。别致之处在于,器具的直线段部分,全是由一个个小圆球焊接而成。

俺探身往桌子中空处看去,原来是一火锅,热气来自之处,由于四周光线不算太明亮,不大能看清锅里煮的东西。所以,俺只好左手拿勺子,右手筷子,下锅去搅和。先是很有节奏地顺时针搅,又交替着逆时针搅,啥也没看到,继续搅啊,搅啊。可是,耐心开始逐渐丧失了,烦躁的情绪导致出了,各角度的直线,配合各类不规则的曲线,一阵胡乱穷搅和,依然无效无果。。。心跳加速,想要离开的念头,逐渐升起了。于是,拿着器具从凳子上站到桌上,去够头顶的网,一碰之下,顶网正中掉下一块圆形,正好盖住火锅口,俺站上去,锅盖便如升降梯似的上升,俺来到了顶层,四下一望,俺傻眼了,原来,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圆圈挨着圆圈,每个圈中的配置全一样,俺试着换了几个其它圆圈,重复地去顺搅和逆搅加上穷搅,太崩溃了,张嘴大叫,慢!俺不是叫鸟人吗,在这能飞不?张开两手,一闭眼一蹬腿,刚飞起就掉了下来,脚一阵痛。

睁眼一看,忽然洞天不见了。较胖的男宾也不见了,我坐起来一看,旁边的旋转木马,男宾正带着小点的女儿,准备上马,可是小姑娘却发出惨烈的哭喊声,坚决不肯上马,男宾只好带着小姑娘坐上马车。我一看价目表,四块转一圈,八块一圈还送照片。Carousel开车了,灯光开始了运动,哎,怎么他们是逆时针转的呢?
创建于:2018-05-08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36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坠落的梦 字体[  ]   颜色[ 绿 ]
黑夜,抬头,仰望是无尽的黑暗,低头,能看见模糊的光亮。身边周围,一颗颗的巨大水滴,如足球般,晶莹透亮。从水球的中间看过去,是奇异变形的阵列组合。当光线能折射过来时,又能看到球面上的阵列。水球们,匀速地伴着我,向下坠落。风声,在耳畔作响着,风还使身边的球产生着变形。来自下面的光亮,在继续下坠过程中不断增强。云层,也变得逐渐稀疏起来,下面的光景与影像也逐渐清晰了起来。似乎是一片无边的大海,海上飘浮着无数的亮闪闪的圆圈。不能确定光源来自何处,却被这无数的圆圈,加上身边的水球。如镜阵般地相互反射着,光影交错炫目很是迷乱。下面的圆圈都在飘浮着,摇晃着。

继续地下坠,海面的那些圆圈,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每个小圆圈,都似是不锈钢制成的。顶部,是一个个小圆组合而成的镂空网。逐渐能看到网下面,是一张圆桌。桌面中间是空的,桌旁是八张圆柱凳子。桌上摆放着八套不锈钢器具,八双长长的筷子,八只长长的捞勺。四周,是一圈不锈钢的围墙。

还在下坠,越来越近,一切下面的物体都在放大,快看到着陆点了。忽然,看见顶部网从下升起,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出现了,手里拿着一套餐具。长得很是奇怪,基本是人头人身形状,披着一件很厚的斗篷。脚却有一种鸟类的形态,前三后一的趾,黄色的皱皮。它背向着,所以看不清它的面目。它忽然展开斗篷,是一双翅膀,这下也看清了,它想飞。就在它展翅,蹬脚的瞬间,砸上它的右脚后部。

啪,那是一种硬碰硬的,疼的感觉。

梦里惊醒,看看闹钟,凌晨一点。心神,还有刚才下坠的余悸,那翻涌,那五洲四海,那风雷云水。刚才那疼在哪儿?活动下四肢,感觉都好,接茬儿睡吧。
创建于:2018-05-08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45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温柔一刀 字体[  ]   颜色[ 绿 ]
走进走廊尽头的小屋,室内光线泛着乳白,不算太刺眼。关上门,环顾四下。门边一张小小的床,上面铺着一层纸,床边两张椅子。几个托盘在滚轴托架上,里面有各类器具,刀,剪,钳,针,线,棉,纱,酒精与床呈现弧面排开,床尾处有个空档,屋内气味没有多少异样。

正矜持之间,吊顶缝隙中,降下了一个微缩的高音喇叭,随之传来一声绵细的女声,“病鸟,一切行动听指挥,记住了。” 我连忙答到,“嗯哪,您听得见我吗” “少费话,俺还看得见你呢,先脱鞋,后脱衣,然后坐到床边,调整呼吸,深呼吸三次,自测脉搏,然后躺着等” “好吧,医生啥时来呀” “说了让你等着,少费话” 没办法只能照做,先脱鞋,我顺便还把左脚的袜子整理一下。脱下军大衣,扔到一张椅子上,正准备脱第一层毛衣,女声又再响起,似乎音频更高,情绪也更急促“椅子是给你放衣服的吗?扔地上!” “哦,遵命”,悉悉索索地脱完上衣,正准备解开老棉裤上的裤带,“让你脱裤子了吗?啥叫脱衣”“裤子不算衣服吗?”“少费话,不用脱裤,坐到床边,深呼吸三次,感觉脉搏,再躺下。” “大姐” “谁是你大姐呀” “小姐” “谁是小姐呀” “仙姑中不?” “乖,熄灯了哈” “。。。”

头顶的乳白色,在眼前缓缓地暗淡了下去。我的瞳孔大约是放大了开去的,追索那最后一刻残存的光亮。但,一切只是徒劳无功地,成了脑海中时隐时灭的七彩。眼睛四周肌肉全是酸疼,我闭上了眼。光着膀子躺在垫着纸的小床上,有点微凉的感觉。听到几声锁扣的合上之声,马上意识到,手脚全都动不了了。毛孔,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合着,鼻息也变得粗重,口唇也干燥了起来,棉裤秋裤中的双腿,感觉有汗水从毛孔溢出。门似乎被打开了,有股气流的变化,也有种不同的气味飘进来。想抬头看,可是啥也看不到,眼前依然是时隐时灭的七彩。

有一只手,按到我的胸口处。然后是两个手指,在那个肿块上抚摸了几下,又有个较细的物体沿着四周划过。没多久,一排细针,沿着刚才的曲线叮噬进去。短暂的平静,空气出似乎出现了寒冷,我知道,一柄利刃出鞘了。那股寒冷离我的身体越来越近,等待它落下的那一刻,我想我的手开始攥紧。刀锋的轻柔线条压上我的皮肤,力度开始从刀柄延伸,挤压向前,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地就找到了突破口。刀锋继续深入,我已经能感到刀面的坚实接触。心智开始深陷并崩溃了,血液应该是奔涌着四溢了。额头上也开始有如丝地滋长感,一只细腻的手带着些许温润地放了上去。霎那间,我的精神似乎找到了一个依托。脑海中开始出现各种景象奔涌,全如闪电般地来去,直奔额头,再而飞离我,进入了那只手。我有点想抗拒这种流失和掏空感,可我知道反抗是徒劳的,泪水也下来了,继续飞逝着,继续任由这一切发生。哎,你们好好地去吧,再见啦,永别了。一阵小提琴合奏,夹杂着电吉它声响起,歌声,

I'm diggin' my way to somethin' better
I'm pushin' to stay with something better
I'm sowing the seeds I take for granted
This thorn in my side is from the tree I've planted
It tears me and I bleed
And I bleed
Caught under wheel's roll
I take the leech I'm bleeding me
Can't stop to save my soul
I take the leash that's leading me
I'm bleeding me
I can't take it

(歌曲可以网上查到的应该
创建于:2018-05-08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4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灵魂稀释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年(2015)的圣诞新年,没有选择外出,留在卡城,彻底休息两周。节奏就像一把吉它的弦放松后,基本就没法着调地弹。每天半吃半睡,看看电视,电影,听听音乐。原本没打算写啥文章,只在圣诞节和朋友,去看了冯小刚的电影老炮儿。电影就不多做个人评价了,网上一堆,还是很热。

散场回家后,回顾将去的2015年,寻觅一些可圈点之处。海外出差两趟,温哥华短游一周,消费记录里,没有什么败家物件。较之2014年的满世转悠,大开大阖,2015年,似乎有点清汤寡水。身不动,心可动,手亦可动。上半年写去年的欧游,算基本完成。下半年,瞅空地写些小短文,随手随心地感悟,不闲不淡的。

其实,欧洲游记,最后一部分没写完。是与那部电影有关的,Before the Sunrise。这圣诞,还是找出来再看看,Jesse和Celine在维也纳电车上有段对话,一直让我印象深刻。Jesse先对Celine说,你相信转世重生吗?五万年前,地球上不到一百万人,一万年前,大约二百万人,现在有五六十亿人口。五万年对于地球来说,只是一个短小的瞬间。如果大家都是唯一的灵魂,那么现代灵魂,只是古代灵魂的裂变后的1/5000。其实电影中,能明显感到Jesse只是有意地回避Celine的提问,关于他的真正困惑与问题。想想Jesse,不远万里去欧洲会女友,却发现她已经跟了别人,无奈中,只好选择漫无目的,坐火车游玩欧洲。

我觉得,这话题中的现代灵魂,大概是被稀释了吧。现今,被各种清汤或浓汤浇灌、调味之后,大家有点不知所措,忘乎所以。岂不想,这面条依旧是面条,汤是汤。有汤的面固然好,互帮互学,相得益彰。但是,各式汤全混在一碗,也未必能出得了好味道。再说了,没汤也能出好面条,例如这热干面、燃面、担担面、炸酱面,都是没汤的干货面。稀释可以,找到对的汤就中,让汤溶入面条。不然,没事就别瞎喝,也可能消化不良的。

朋友说这题目不吸睛,应该改成心灵西施。没有同意,不改了。

(在这篇短文之后,我也没有把中欧游记的最后一部分补上。本打算写下自己在Lucerne, Switzerland的经历。当时我偶遇一位美国来的,长得精瘦的小伙。闲聊之下,才知他竟也和Jesse有类似遭遇。从美国来欧洲看望女友,却发现女友跟了别人。当时他正无所事事,便向他提及电影Before the Sunrise。只是后来再没见到他,也匆忙间没有互留联系方式。无法想像,他会有何等随后的经历)
创建于:2018-05-08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32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烟姿胭脂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年(2015)十月,在菲律宾出差期间,经常在下午工间操,到楼下咖啡店外小坐。要杯摩卡,点上香烟,蹭WIFI上网,WIFI密码是中饭时要来的。摩卡上还总有树叶的图案,只是店员培训的花式并不多样,两三天后就重样了。这时的南太平洋,一如盛夏的热度,我是心浮气躁地看着手机。手中的香烟燃烧着,在无风的下午,烟雾倒有几分袅娜的姿态。我的视线从手机上,被这连续不断的升腾,吸引了去。烟姿!这个词不意间跳了出来。记得大四时,曾写过一个小段,是关于那下午,小书屋,逆光下,烟姿舞。

前两天,读格非的散文集,很巧有篇对华东师大校园的回忆。文中,两次提及胭脂,配以的情绪是那种有点颓败地怀旧、却又不失妩媚的灵动。我想,我应该是见过胭脂的,那是在四川的幺姑婆家里。1984年暑假,妈妈带我们哥俩回四川玩。曾去过姑婆位于成都的小房子,东珠市街35号,我一直记得门牌号。那是一幢三进的青砖老宅,由多家人合住。解放前,应是某大户人家的宅子。是在一个雨天,翻看姑婆家的老照片时见着的。一个百雀羚的圆盒,打开后,看到的是暗沉的玫瑰红色。不大记得,是不是有香味了。只可惜,如今已无法再向姑婆求证了,她去年过逝了,享年91岁。

姑婆,性格特开朗,为人很随和,举手投足间一直有种不同的韵味。记得也是那年,有次,姑婆、妈妈带我去文殊院玩,出来一人要了碗凉粉,辣得我浑身直冒汗。从此,我一直喜欢吃凉粉,每去川菜馆,其它菜都无所谓,凉粉是必点的。姑婆是妈妈的小姑,妈妈叫她孃孃,我和哥哥叫她幺姑婆。听妈妈说,姑婆年轻时很漂亮。解放前,嫁了个西康省行署的国民党官员。姑婆过的是官太太日子,抽烟、打牌、锦衣、玉食。只是解放后,她丈夫没去台湾,选择了上吊自杀,姑婆带着女儿(妈妈的表姐)也被遣返回成都。后来被下放到纱厂,接受劳动改造,成了劳动阶级。再后来,又嫁了一个工人。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从爸妈与四川老家的通信中,听说姑婆那城区改造,东珠市街35号再也没有了。

2013年夏,时隔近三十年,我带着儿子陪爸妈重返四川老家。记得临行前,妈妈说回去我一定都认不得了。初中的记忆,本来就很模糊,而且大家都说,往事如烟。但我知道,某一刻烟飘荡的姿态是可永存的,是抹不去的。就如外婆家门前,晨雾中的竹林,东珠市街35号的青砖砌墙,姑婆家的那间小屋,那个雨天,那盒胭脂。
创建于:2018-05-06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6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喜调 字体[  ]   颜色[ 绿 ]
今晚下班迟,想来索性且归家迟。闲来无事,找个商店挂眼科,打酱油,盘桓一阵,喝完麦当劳的免费咖啡,再上车回家。驱车西行,远处是密布的乌云,想必应是不小的雨下在别处。太阳西沉中却依然刺眼位于车子行进的右前方。

路旁的树枝叶或多或少地能遮蔽刺眼。无奈汽车的行进却使得这光影的交替给视线带来更多的刺激。远处的乌云在风力的吹举中更完整地挡住了太阳。视线变得轻松了许多,路旁一只鸟在此情此景中有节奏地做点头状,似乎草丛中的虫子带来了一种韵律,车载CD中放着喜调。

红灯停,十字路口两个青涩滑板少年,略带雀斑的面庞,在夕阳乌云中滑过马路。绿灯行,下个路口,顺着音乐的收官,一个右转平顺地拐进了回家的小路。

戏笑醉
芳清贇梦
雨休
朝露
帷幄兴旺
霜卿口
雨疏
感动
喜意
喜欲
远期
暄雨
暄梦

(歌词是网络上歌迷听的版本,是否如此似不那么重要,也是三年前的文章了。)
创建于:2018-05-06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44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第1-10,共30篇日记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我的图片
......>>查看全部
 
每月档案
2018/5(12篇)
2018/4(18篇)
查看全部...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30)
我收藏的日记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京ICP备11000798号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