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会员浏览 日记 相册 排行榜
Happle的日记网址:Happle.blog.jiaoyou8.com 
 
Happle
  免费注册   登 录    搜索      使用帮助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心动 | 设我为好友
个人信息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35则)
 
 
我的图片 (0张)
 
最新日记
秋光,色泽温暖
秋光,色彩斑斓
秋光,从河面向梦里游
秋光里,圣人先烈曾经
秋光里的前尘后世
忽然恍然
电台音乐
一切正常?
尘终曲落
搅和的梦
坠落的梦
网友评论
U优小兰 评论于2018-09-02 13:10:09
monicazhu811 评论于2018-08-07 04:37:03
Happle 评论于2018-06-10 21:21:56
查看全部...
第1-10,共35篇日记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标题:秋光,色泽温暖 字体[  ]   颜色[ 绿 ]
出发前,有游历Metz(梅斯)和Nancy(南锡)各一天的计划,最后一天留在Strasbourg游荡。从Colmar回来,向旅店前台打听,有何其它推荐方案。前台的Diana,来自罗马尼亚,很精明的一个女子。推荐了一个去处Haut-Koenigsbourg。我到Google上查看一番,知道,这是一个威廉二世时期翻新的中世纪古堡。不禁联想起Salzburg的山间城堡,感觉有些类似,也就没有考虑。且没有直达火车前往,交通于我有些不便利。Diana说她喜欢Nancy更多一些。这两座城市,都属洛林地区。Nancy,似乎都市文化气息更浓厚,与那最后一位来自波兰的洛林公爵有关。Metz,则因为一些历史原因,而显得政治色彩更重。
不过,两座城市,于我而言是一样的空白,没太多亲疏成见。维基百科、他人游记、景点评价、各式总结都是别人的,我没体验过,仅供参考而已。出游于我,是随意、带脉冲感的过程,是游离循规蹈矩,冲破习惯框架的时候。也为检验自己随机应变、见异思迁的能力。只为寻找不同的乐趣、看见不同的心性、体验不同的生活。并不一定有必去之地,必做之事,也没想一定要见证什么奇迹,实现什么目标。只为能游出自在感,大约就算是功德一建。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做的决定是先去造访Metz。似乎没有太强烈的理由,也许并不认同Diana的推荐,也许Metz比Nancy远些,也许想让Nancy的文化期待感,提升一些?已不大确定是何原由,时日一久,便有些不真切了。游记文字中穿插的心理与对话记录,是不必太较真的。多少与格非小说中的一句话类似,凭着回忆和想像,生活在过去。
从Metz火车站出来的第一感觉,这座城市的基调是黄色。但是火车站的灰色石材与建筑风格却很不一致,相比之下有些突兀,当时并未想太多背后的原因。只在写游记时,才了解到车站是德国末代皇帝威廉二世时的建筑。当年德皇有宏大的战略设想,把车站的规格修造得很高,不仅要方便军队调动,还要在建筑风格上去法国化,并彰显德意志色彩。据说,Metz城中还有一片临近街区也是这类风格,被称为帝国街区。
Metz老城中的其它建筑,呈现出的黄色,是因为大量使用当地出产的黄石灰岩。当地人亲切地称此石材为阳光石,因在寒冬里,能给人温暖的感觉。这大片的黄色,不一定能讨得所有观者的欢喜,我倒觉得挺有意思和亲切。它让我想起维也纳的Schloss Schönbrunn(美泉宫),也以类似的黄色为基调,不过哈布斯堡皇族称之为夏宫。似乎有些不对?冬天或夏天,黄色还是黄色,只是个视觉感受不同而已。温暖的说法,不过是种感情上的愿望,也不必太当回事儿。
一路向Moselle(摩泽尔)河中的那处三角洲走去。河上的三角洲,是许多网络照片里展示的Metz印象,这个取景角度,我很喜欢。而且Metz的大教堂也在附近,方便参观。晨光还在缓慢爬升中斜照着,没多少热度,走在阴影里能觉着清寒。经过一大片开阔的公园绿地,来到河畔。平息静观Moselle河不急不徐地流淌,几乎不见任何波浪翻涌。有几只天鹅在河中轻游漫逛;岸边几蓬睡莲微微打开,在光影投照中显出一份情致;三角洲尖处,一对青年男女日光下听着音乐,有说有笑的。天空是无云的,蓝色是清澄通彻的。河两岸一排排楼房都不高,满眼的黄色在秋光里荡漾开去。一幢民居的三楼阳台上,一位少妇和她的母亲,正闲适地喝着早餐后的咖啡。河边的空气里,有些许水腥气与潮湿的味道。
三角洲上的标志建筑,是座新教教堂Temple Neuf,也是二十世纪初德国占领时的遗留。似乎正值整修期间,没能进去参观,便只在四周哨探一番,改道前往大教堂了。
大教堂法文名叫Saint-étienne de Metz,似乎少了高耸的主塔,城市黄色基调是保持着的。走进去能感觉很壮观的空间感,因为它的中堂有41米高,在法国是第三位的。它特殊的地方,在于拥有六千多平米的彩玻花窗,号称世界之最。随着时代变迁,天灾人祸,都使花窗很难保持原有。据资料介绍,教堂中有大约五个时期的不同风格,各有韵味。看着临近中午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透过花窗泼洒出了一片片奇妙的幻彩,渗入经年磨损的地砖石的纹理,又交相辉映出一种诡异、迷离、眩晕。在教堂内,能看到一些明显的年代,用数字标注着,更也有不同权力象征的纹章。偶尔又想起这归属感的念头,不禁微微笑了一下。维基百科上,有张1905年法国画家Albert Robida的写生,在视角和表现上,都好过我拍的照片,就收藏下了。盘桓一阵后,从里面退出来。还未到中午时分,想想找个路边店,喝上几口,上网研究下个去处。教堂西侧有一排小店,随便找了一个坐下。
这家店在街头拐角处,店面不大,斜靠在窗旁,坐在伞下。这会儿的时光里有一丝微微的风,四下里倒十分安静。大家常说无所事事或闲适得空时,应该要发呆。我不知为何好像总是不会,也找不到这种感觉。只能在那东张西望,胡思乱想。右手的小店,每个小桌上都放着一盆小辣椒,红红艳艳的,叶子又是那种纯纯的绿色,背景的街区在阴影当中给这些植物很好的映衬,让它们在阳光里显得很清纯好看。我的前面坐着一位西装男士,不一会儿的时间里,已经抽了三只烟。燃烧时自然的,和吐出处理过的烟雾,在阳光中,或蓝蓝的,或灰白的,升腾变幻着。另外还有一对老年夫妇,坐在左前方,老爷子在阳光中看手机,老奶奶在阳伞阴影中看手机。侍应的小姑娘忙着进出于左边的门里门外。门口上部扬声器中放着一曲曲闲淡的音乐,不强烈,却有节奏感,从头顶倒入我的身上,似有一种按摩放松效果。小姑娘又走进屋内去端咖啡,顺嘴对起身的西装男用法语说着,谢谢,再见。一个金发女子,坐到了西装男原来的位置。不一会她的同伴,另一个栗色头发的女士,过来了,两人亲近地来了碰脸礼节,当脸蛋相交一瞬,嘴里还发出轻轻的接吻声。她们很快就聊上了,兴致很高。金发女,对向我而坐,头发在微风中轻舞着,或几绺,或几丝,发质的线条组合在逆光里,扭动着各式或浓或淡的曲线。她和女友交谈时,丰富多变的面部表情,与头顶播放的音乐,有种相映成趣的感觉。。。
时间,就这样如同Moselle河水一般,不急不徐地流淌着,没有太多的波涛翻涌感。九月的秋光就洒在我的身旁左右。视觉中颜色变幻,线条交错、金发扭曲、前景背景,感觉中界线开始模糊、迷离、诡异、升腾。我应该还是没有找到所谓发呆的状态,没找到的感觉其实也是不错的。真要找着了,也怪可怕的,难不成又给自己找个新的人生目标来奋斗一番?
返程时在Metz火车站厅内,有个小伙子弹钢琴,流淌的音乐声与站内灯光也有一种相互协调的感觉,使得等待变成了愉悦。类似的愉悦的候车的感觉,两年前在因特拉肯好像也曾有过?不同,那次我是在站台上等候的,记得。
创建于:2018-07-13 分类:旅途见闻 被查看:16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秋光,色彩斑斓 字体[  ]   颜色[ 绿 ]
出发前,见到不少网络评论言及,讨厌Strasbourg的现代化和城市化,认为Colmar相反,更显得原汁原味。我在此住的这些时日里,并没这种强烈的情绪,而且这里有她的灵秀与宁静,让我觉得舒心。一路走着看着,不觉有比较孰优孰劣之必要,或说才疏学浅不便掺和。谦卑与敬畏伴着轻松脚步,飘荡身心的感觉甚妙。

Colmar有处景点叫“小威尼斯”,可供游客乘舟体验,小镇中那条狭窄的水道和两旁古老建筑。但略有反讽的是,Colmar又被称作“小斯特拉斯堡”。这种以某地为标,并自诩此处为“小某地”,或“XX的某地”,是很常见的。东方的巴黎有几个版本,还有东方的芝加哥、东的方莫斯科等等。不想细究这背后的心理细节,是否不甘人下,欲攀比上位。只觉这里似有一丝隐痛感,是为找寻存在感,因缺少认同感。

Strasbourg老城里有个景儿,被称作“小法兰西”,却不能归入此类。按维基百科的说法,此名称并非源于爱国情绪或暗指建筑特色。而因为在十五世纪末,河心小岛上建有一所治梅毒的医院。当时的梅毒症,在德语区里被称为法国病。至于此病与法国之间有何联系,不便加以猜度,亦无意深挖,只是直觉中能体会出贬伐的倾向。

清早,从红宝石旅店出来,去到火车站的轻轨总站,买了一张全天通票。打开了一天漫无目的地上上下下。一边坐一边看,若觉四下景致不错,便跳下车探看,随手拍点照片。登上下趟车,继续前行。不用计较是哪条线,也没有太多挂怀。由于轻轨线路有交叉环行,几度发现和前趟车目的不同,或又坐回了来的线路。

在共和国广场、图书馆附近简单地游转,并未进哪个楼内参观。在广场车站上换乘期间,顺着和逆着晨光,用手机各拍了一张照片。想着四下秋色弥漫的清冷感,或许以黑白片形式,更能传达出令自己满意的效果,只是多少无从言说。

上车继续前行,见路边有个露天集市,忙下车步入其中。有各式水果、蔬菜、鲜花,植物、奶酪、面包、肉类制品、针头线脑,品种繁多,不过购物者并不甚多。露天集市,让人感觉很亲切,想来即使冬日里,摊贩们也会来的,便如大教堂旁闻名的圣诞集市,只是此时我无缘得见其盛况了。

微信里又被友人点评“一个人瞎转有何意思?”看完我只能笑笑。如果活着的时日里,每时每刻都要有“意思”,那压力是什么深度?能无聊的时光,其实也短暂,也得珍惜的。无论如何消磨时光,其实都是在你我被分配的,有限的岁月里,尽力而为。在这万丈红尘中,在芸芸众生旁,在无边风月里,只希望被允许偶尔,可以随意体验不同,不用顾念循规蹈矩。或许我们把习惯太当回事儿了,似乎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不依此行事,便是忤逆,更甚之为大逆不道。习惯,不过是经年的约定俗成,大多是为或不为皆可的。我出游的愿景很简单,在秋光中穿行,心安理得的那种,途中若能有随波荡漾时,就算是功德随喜了。

轻轨车左摇右晃地,忽前忽后着。不久,我又转回到了老 城中心站Kléber广场。已是接近正午的时分,不觉腹中饥饿,却有些口渴。在广场上找了个摊点,坐下晒太阳,看人来人往。咖啡和阳光混合着,在身上点起热度。忽然想起一事儿,多晒太阳,到底是有助于身体的哪部分功能?如果这是生活常识,大约应该惭愧的,不过这种燃烧的感觉不错。这忘却,也算用另一种方式记住了,可说两不相欠吗?真不知这再见该说法语还是德语。

坐下来盘算下前程,计划参观大教堂内堂,再登楼俯瞰全城,尔后小法兰西去闲逛,转转看看,在河边坐看夕阳西沉,吃个大餐,收队回去将息。明天,进阿尔卑斯山区的Chamonix(霞慕尼),乘坐缆车上Mont Blanc(勃朗峰),再沿山间步道下来,既与大自然亲近,也可遥望瑞士与意大利,承前启后的意味。

中午时分掏上五欧元,上到大教堂观景台,俯瞰全城。能更近地观察教堂的装饰细节。看到许多用年代和人名记录的痕迹,更多文字是用拉丁文写的。只是城区并没有布拉格那种强烈夺目的红墙红瓦效果,倒也算平实。只是教堂的主塔部分,让人觉得有些太奢侈夸张。 

一路走下来,才知内部参观要两点才开。只能稍等,到广场上找个地方吃喝一点。转到正门处,看到一名男子,气定神闲地端坐于广场正中,顶着正午的阳光,上身一件双袖皆断还连着布条的白衬衣,一条还整洁的裤子,一头半长的微卷发。身前的家当是,一张小圆凳,一个白色的琴盒,一张小地毯,一个金属小钱罐。

从他演奏的过程中的面目表情来看,是丰富而沉醉其中的,不确定从专业的角度,他水平如何,至少听着还是让人舒服的。一直保持着聆听的状态,为他照了许多特写。后来在一家咖啡店坐下,要了啤酒,咖啡和甜点。他继续着演奏,逐渐就能听出他大约有四首曲目循环。每结束一轮后,他会停下来,到琴盒中拿出烟丝和烟纸,卷个炮,抽上两口。他大约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表演,然后起身,收拾起所有家当,及民众投的硬币,撤离广场。

不知,他全天的演奏是否仅限于此地。想来他有自己的生活节奏,旁人不便有太多的评价,更不必打扰他。在这情境中的,一演一听一看,是一场你情我愿。在大教堂前上演着的,许多世事都有着或多或少相似。他的路与我的路,交汇于此时,不久再分开。每条路都能有异样,都能有惊喜。常说子非鱼,焉知鱼之苦与乐。不同情境中,每个人只是遵循不同时刻的想像行事而已。你是你,我是我,TA是TA。我给他投了几个欧元在小钱罐中就进教堂参观去了。

晚餐,在河畔最佳取景点附近的一家餐馆。大约法国行中最奢侈的,也是感觉最好的一餐,口感超好的牛排配烤小土豆,鹅肝配面包,阿尔萨斯红酒。我知道感觉最好,并不完全是因为食物,而是周遭的一切。夕阳西沉中,逆着阳光拍着各色斑斓的影像。听着各式语言与河水流淌声。见来往进出的服务人员,倒酒、上菜、结账、碰脸、道别、打扫。餐馆隔壁的墙上,有夕阳从树隙中投上的阴影,与路灯、窗户、花篮交融出温润与明丽,丝毫没有清晨那般的清寒。我端起红酒对着满眼的秋光中举杯,那掬醇红揉和着夕阳所呈现出烂漫的娇柔,盈盈的微醺。不由想起刚学的法语,说了一声,santé。

节选 自在鸟人“法国游记(上)”
创建于:2018-06-21 分类:旅途见闻 被查看:21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秋光,从河面向梦里游来 [法游下1] 字体[  ]   颜色[ 绿 ]
在Nîmes开往Paris的火车上,睡了一会儿又醒来。不知列车所在地区,车窗外远处是成片的丘陵起伏,覆盖着整齐的葡萄架。多云的天,阳光依照云朵的分布,在乡村田野间,投下光影的交错。TGV列车竭力地穿行于其间。随着列车行进,丘陵的起伏,视觉被幻化出一层层的波浪。忽尔向后,忽尔向前地翻涌着。翻滚的波浪在秋光照耀下,又显得清晰而明媚。列车上的我欣欣然地,投身其间、毫无犹移、随波逐浪,随着荡漾。没有相机记录的场景,只有耳机中的音乐,灵犀相通地送出德国Scorpions乐队1990年专辑Crazy World中,那首Send Me An Angel。人大约在精神恍惚之时,容易看见上帝或感应天使,既光芒四射,也充满暗示。记起临行前,朋友送的那个心经木刻挂件,拿出来念个半句,观自在。。。真实不虚。。。

北宋晏殊有一首词《少年游 - 重阳过后》

重阳过后,西风渐紧,庭树叶纷纷。

朱阑向晓,芙蓉妖艳,特地斗芳新。

霜前月下,斜红淡蕊,明媚欲回春。

莫将琼萼等闲分。留赠意中人。

喜欢这《少年游》的词牌名,还有那句“明媚欲回春”。只是,我的古诗词知识,只流于字面或只念着顺溜,于曲调韵律却一律不通。这类悲秋伤怀的诗词文章,两千多年间多得不可记数。当代作品中,80年的台湾歌曲《秋蝉》属少有的佳作,词曲作者是李子恒。

听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烟波林野意幽幽

花落红,花落红,红了枫,红了枫

展翅任翔双羽燕,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莫教好春逝匆匆。。。

正午时分,列车抵达巴黎的Gare de Lyon (里昂火车站),简单吃点东西,便转乘地铁前往预订的青旅,仨鸭子。登记入住了一个八人间。整洁清爽,简单够用,工作人员也活力与和善。今天的巴黎,是蓝天与微云相杂的晴好,应是个可有所作为的下午。青旅位于巴黎左岸的第十五区。所谓的La Rive Gauche (左岸),被称为小资文青的圣地,所指的是面向La Seine(塞纳河)下游时的左手一侧。从此出发,徒步去瞻仰铁塔的路不算远。沿着河岸走,能在稍开阔的场地内任意游移,且不易走失。

塞纳河在人们心目中,是与浪漫直接划等号的。再往宽泛点说,巴黎更是处处流淌着浪漫情怀的。即便不够浪漫的人,也可以跟着浪起来。想像力,便是将理念不断重复后,化无形为有形的能力。浪漫一词,从最初指代具有罗马风格,发展到一种接近飘渺的实像概念,要归功于几百年想像力的演进。单枪匹马的我,只带着一点新鲜好奇,外加少许闲散的心情。至于能不能浪起来,是主动还是被动地浪,均未可知,只能走着瞧?至于能浪多高,也要看人品或时机?塞纳河缓缓地向西流淌,两岸是繁茂的梧桐林荫,秋风送来的是清凉与舒爽。树上偶有树叶随风飘落,与先前的落叶一起,在道中被卷积又吹散去。落叶在地上滑行,发出颗粒感轻晰,却有几分踟躕的声响。一旁的汽车道上车流繁忙,动静两厢似并不相扰。不由边走边想,若适逢阴雨连绵、寒风清冷之天,大约得写出凄冷孤寂感才应景。借景伤怀,虽伤感却动人,无奈已被前人写滥。还是喜欢这秋光明媚,可随之荡漾的天儿。

继续前行,不远处出现一座非常眼熟的桥。几年前的电影Inception中曾出现过。Inception的直译是开始,国内译作盗梦空间。这是座双层桥名为Pont de Bir-Hakeim,一层供车行两侧人行中间,二层是地铁6号线。《盗梦空间》可说是圆环套圆环的至高境界,让广大影迷痴迷不已。我不敢在此随便做评,只佩服影片能将梦境及来回切换,清晰地展现给观众。自己好像已不大会做梦,或醒来便记不起梦境,更不敢妄谈梦境的切换。两年前的柏林街头,有过一次奇遇。一杯啤酒带我忆起前夜的两个梦,并借着酒劲写出两篇奇异文章,感觉畅快。但奇遇似无法复制,之后曾多次尝试喝酒,以期唤醒异能。终究变成喝了不少酒,却一无所获。不知失去对梦境的掌控,是好是坏,是代表衰老还是还童?但细想之下,年轻时似并没有更多掌控梦境的能力。影片以“开始”命名,似与情节不搭界,但当无形化为有形之时,不正是一个新的开始吗?一切似也更合理了?至于梦境开始之后,情节如何继续发展,要看梦里梦外的较量了。圆环套圆环,梦里和梦外,似也不太可能重复典型层面上,秋蝉、螳螂与黄雀间的三角恋关系?

由钢铁构件交织的高塔,依然耸立于塞纳河左岸。俨然已成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象征。历经百余年的苍桑变化,见证过几番荣耀耻辱,也看了多少人间冷暖。作为巴黎乃至法国的象征,她还是显得突兀,像生生不息的圣火,又如指引航程的灯塔。离她越近,越能感到不易亲近的威严。大约开始自卑了,一种阴暗的心理又在作祟。以至见到这类上得台面、崇高伟大的物件,便易压抑并安于一隅,惴惴地仰视。亦或联想起,在纪念堂瞻仰遗容的阵势。霎那间,庄严、安详、神圣、伟岸等牛X词儿,全涌进脑海。绕场一周吧,离她太近,会亵渎那神圣与伟岸的。拍照时倒可多些角度,可为她增添点韵律,左摇右晃?或左倾右倒?天空中偶尔飘来点点白云,使万里无云的天空,显得不那么沉闷。秋光,明明亮亮地泻在河面上,与水波一起闪烁、跳跃、荡漾着。情不自禁间想起,独立初秋,塞纳西去?

从铁塔旁的Pont D’iena桥头处,下到河边买了张船票。登上游船,可从河面体会这城市的浪漫,不只为变换视角,还希望河水能带我浪起来。从小对水有很矛盾的情感。虽不会游泳,还外加多次溺水经历,却依然喜欢水,或可算追求上善的品格?两年前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在柏林的Spree(斯普里)河上的游船,让我觉得惬意。对塞纳河的期待有多少?不敢有超越的妄想,只想能随喜就好。从南美的随心,到中欧的随性,再到如今的随喜。是心情的变化,心理安慰可说是真实不虚的,况且随喜是有功德的。

游在塞纳河上,拉近了与秋光的距离。荡漾的秋光就如鬼魅般地,闪烁在秋波中,在船前船后,也在船左船右。站在船舱外,随着波浪起伏,没想逆流还是顺流。闭上眼睛时,能感到秋光与秋水平静、温存地环绕在四周。但浪的感觉好像还差点什么?河岸边有许多人也在秋光中,体验荡漾,一准儿和我感觉不同。整理的照片中,看到有三位女士的闭眼神情,使我猜度起来,她们是正巧闭眼,还是刻意享受中?几对情侣们在阳光中或对视,或看着镜头;一位大娘在河边缝补着衣服;一位年轻女子戴着墨镜,头发在微风中轻扬;一位大爷躺在地上,近全裸地晒着太阳;一位光脚型男站在“我爱你”的中文涂鸦前,读着Aldous Huxley (阿道司·赫胥黎)的小说Brave New Word (法语Le Meilleur Des Mondes,中文译名,美丽的新世界);另两张照片是船的名字,一个是女子名Isabelle,一个是西班牙地名Almeria。

四下继续寻找着场景,忽听有人和我打招呼,原来是船家Philipe。于是和他聊了一会,他说不喜欢巴黎,喜欢伦敦。当时,多少有些茫然。印象中,巴黎人应骄傲于这城市,且看不起英国的。本想问究竟,又想,让自己去伦敦感觉岂不更好?这是他个人的感觉。又问他去过Louvre(罗浮宫)吗?他说去过一次。其实,就算一次没去,想来也不奇怪吧。看似合理的逻辑,遇上一个特例就崩溃。人生,不也时常轻易地就湮灭吗?看似不合理的逻辑,发生之后就变成合理的事实。

太阳开始渐渐西沉了,河岸上的光线轻柔了许多。一旁经过的大游船似也带起更加清冷的风,但她的速度并不快。哎,这船看得眼熟。电影Before the Sunset,男女主人公有一段塞纳河上乘游船闲聊的场景。Celine有一句经典台词,Memory is a wonderful thing if you don’t have to deal with the past。不过不是在船上说的。还有一句与做梦有关,I was having this awful nightmare that I was 32. And then I woke up and I was 23. So relieved. And then I woke up for real, and I was 32。第一集Before the Sunrise, 关于童年与祖母的话题,让他们走近。而在这一集,通过对话知道他们的约定,因Celine祖母的提前去世而错过。游船到了巴黎植物园开始掉头,变成顺流而下了。我知道,现在的左手是左岸,右手是右岸。

后来到达亚历山大三世桥下船,遇上两起年青情侣们的巴黎浪漫婚纱照系列。刚刚浪完上岸,有点昏头昏脑,不敢多打扰他们。其中一个新娘,似在数落她的新郞,没及时给她披外套。另一个新郎倌似乎就灵范得多,跑前跑后的。。。我还是转身继续给金光闪闪的雕像拍照了。四个桥头堡上不同的飞马与女神组合,显得都很金贵的样子,不过飞马似乎都没有辔头。桥栏上有两个童男童女雕像似乎更生动,更吸引人。许是就在眼前的关系?只见女童正在倾听海螺的传音,而男童则手持钢叉准备杀鱼,嘴角露出轻快的微笑。桥的右岸是大、小宫博物馆。左岸远远地能望见军事博物馆,拿破仑一世皇帝的棺椁停放在那。太阳更加西斜了,照在军博的金色穹顶上很闪光。我又觉得有点自卑了,嘀咕了一句,伟人您好好安息吧,俺接着荡漾去了:)

等到日落后,走回青旅。到前台酒吧要了杯啤酒,看欧洲杯预选赛直播。酒吧比较喧闹,倒不影响观看,主要听不懂法语解说。身旁一个年青人主动上来搭话。了解到他来自华盛顿特区,名叫Vive的黑人小伙,工作没几年的IT男。闲扯一会儿,各自旅行的经历,感受,下个目的地等。天南海北的在酒精的提震下,在人声鼎沸与喧杂中,提着嗓门聊着。似找到一种很久违的畅快感。老板娘大约看着我们都面善,送了我们一人一个shot。我干下了,想来可帮我早些入眠,明天还要赶在日出之前出门。 
创建于:2018-06-12 分类:旅途见闻 被查看:23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秋光里,圣人先烈曾经走过 字体[  ]   颜色[ 绿 ]
每年三四月,武汉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各中小学校都会组织春游。记忆中那是学生时代最快乐的时光。可以一天不上课,还可以放肆地奔跑追逐。印象最深的,应是小学一年级时的那次。学校安排三年级以下去东湖踏青;四五年级去解放公园,以缅怀“先烈”走“红军路”为主题,还有“爬雪山”、“过草地”等项目。哥哥当时是五年级得以参加,使我特仰慕这个活动。等我到年龄后,这主题活动却消失了。大约有些耿耿于怀吧,所以我一直记着这活动的名头。后来,也曾去解放公园见识过那片场地。一片空地上好像没有绿草,两座假山(太湖石?),之间有两条铁链,大约为了模拟飞夺泸定桥场景。隐约记得,当年有个同学从铁链上掉下来,摔出脑震荡之类的问题。“走红军路”的主题活动就此消失了。

从法国行前的背景知识学习中,知道欧洲基督教史上,也有类似名头的艰苦跋涉之行。称作“朝圣之路”(Camino de Santiago),是从法国境内多地,沿着多条既有商旅驿路,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大教堂(Cathedral of Santiago de Compostela),据说那里埋着耶稣门徒圣雅各的遗体。也还看过一部以此为背景的电影《The Way》。电影海报上有句话,Life is too big to walk it alone,个人持一定的保留看法。走“红军路”的初心,大约与走“朝圣路”的概念比较类似?或许也不一样?无论如何,两条路我都无缘走过,无法体验朝圣者们或红军先烈们的艰苦卓绝和坚持不懈。几年前,在南美帕塔哥尼亚山区,也算有过几天类似的负重徒步经历。但是,我偏离朝圣者或先烈们的足迹太远。想获得心灵上的深层荡涤与洗礼,肯定是比较徒劳的。

爱尔兰女歌手Enya,有首不算太出名的歌《Pilgrim》,歌中唱道“朝圣的人啊,在自己选择的路途上,感觉如何?风平浪静的曲终人散,能让你大彻大悟吗?经年的过往,皆源自一天。过去无以改变,脚下之路却可任你挑选。有的路途指向财富,有的通往荣光,却只有一条可以找到迷失的自己。历经艰险的跋涉,就能获知生命真相吗?每颗心都在朝圣之途寻觅。你要走很远,走很久。艰辛的路途中,别辜负自己的每个际遇”。Enya的乐风被称作传统的Celtic Style。英伦诸岛上的凯尔特文化,据说是古代法国地区的高卢人在罗马统治时,由于宗教信仰上的差异,被迫离开欧洲大陆,跨过海峡后得以幸存下来的。这种大陆人口变成离岛边民后,总让人觉得有些斩不断,理还乱的纠缠。

从青旅出发,搭地铁去火车站Gare Montparnasse,转往Chartres(沙特尔)的城际火车。车站内正在装修,遮挡施工的布幔上,画着些有趣的场景,夸张地展现着几个都市(上海,巴黎,纽约,威尼斯)的拥挤,是那种所谓密集恐怖的感觉。我买了杯咖啡,在候车厅偏僻一角坐下,等火车进站的通知。这里在自动扶梯下,略有些压抑感。看到几只麻雀在地上争执着,鸣叫着,是为了一些面包屑。不知它们的争执,是情绪的驱使?还是仅限于争食的本能冲动?倒也有三只麻省没有掺和,其中两只冷眼旁观,另一只作东张西望状。不确定这三只是吃饱了,还是不屑与其它地上的麻雀为伍罢了。鸟儿会有不屑的情绪吗?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懂得鸟类的感觉,毕竟我们不是它们。

从Chartres车站出来,走不多远来到教堂近前。仰望着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Chartres的双塔,脑海中盘旋的是零乱支离的信息。按现今的流行套路,特殊的标签要贴上的,以彰显不群。Chartres能成为朝圣路上的经停所在,有赖于此堂的神圣。据说教堂内有件圣物 (Relic),是当年圣母玛利亚诞下耶稣时,所穿的衣服(被称作Sancta Camisa);大教堂的建设及维护过程,堪称是法国哥特建筑之形成和演进的见证;三处入口门廊的雕像,风格多变且有承上启下意义;大量保存完好的十二、三世纪花窗彩玻;堂内著名的迷宫图案,据说也有未知的神秘力量或某种暗示,凡此等等。

法国境内有许多著名的天主教教堂,巴黎圣母院 - 因拿破仑在此加冕闻名;兰斯大教堂 - 是绝大多数法王的加冕地;巴黎圣丹尼座堂 - 是多数法王的陵寝所在;沙特尔大教堂 - 大约是以圣衣而著名?作为被UNESCO认证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它获得的评语是“展示法国哥特艺术的大师之作”。这些年“申遗”在国内也很热闹,多少次因为归属的话题,造成群情汹涌且面红耳赤的反响。想来,要让一方的主观意愿被另一方认同,实是件不易的事。如果套用一个流行的比喻,“鸡同鸭讲”,虽鸡鸭同为家禽类。

Chartres在历史上曾两度被“暴徒”围攻,第一次是被10世纪初的诺曼人(Norman);第二次是16世纪的法国教派战争中,来自胡格诺(Huguenot)新教团体。有个传说,当年当诺曼人围攻时,Chartres的主教英勇无畏地,高举着圣母的圣衣冲向敌人。信众们在他义举感召下,及圣衣辉煌照耀下,战力倍增;而异教徒诺曼人却当场吓尿了,被迅速地击溃,Chartres因此得以保全。意大利人Padovanino曾以此为题,画过一幅油画。圣人事迹或圣人遗物的超自然效应,经信众想像后,会更加的神奇而强大。在网上找到这样一段描写,When the combantants saw the venerated relic, the courage of the Christian armies doubled, while the pagans were terrified… Everyone attributed the victory to the diving help and intercession of the Virgin Mary。关于圣衣的来历,据说是加洛林王朝创始人,伟大的Charlemagne(查理大帝)转赠给教堂的。当年拜占庭皇帝 - 君士坦丁六世把圣衣作为礼物赠送给查理大帝,以表彰他收复圣城耶路撒冷的功绩。不过至今史学界无法找到依据,证明查理大帝曾收复过耶路撒冷。馈赠的说法,可能出自中世纪的杜撰。现在的解释如何,今天正可去教堂内探个究竟。另外,关于精神百倍、干劲倍增一类的说法。对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我,实在不陌生 - 毕竟在中小学作文中时常使用这类词语。

教堂前脸朝西南,双座主塔高度和风格均不相同。在教堂初建成时,均为罗曼式风格,但16世纪时遭雷击毁掉北塔。重修时,便换成当时比较时尚的Flamboyant Gothic风格。正面主墙的花窗上方站立着16位国王的雕像。再往上是三角形龛位中,圣母圣子和两天使的陪伴。此处门廊被称作Royal Portal,中门大而两侧门小。中门仅用于正式仪式几乎不开放,而侧门则接纳日常信众与参观。我站在门前,仔细端详着这些历时近千年的雕像。原本共有24根立柱像,但其中五根全毁,被代之以无饰石柱。另一根立柱雕像头部被砸掉,据说,均为当年胡格诺派新教徒围攻Chartres期间破坏的。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还是得以保存。门廊柱的雕像(Jamb Statues)是种很别致的装饰形式,在中世纪比较流行。Royal Portal的雕像所表现的风格是,体形颀长(筷子腿配15头身)、衣着沉静、折褶绵密、姿态收敛;面部表情也有一定生活气息,只是整体的鲜活度不够,束缚感较明显,少了些丰满的立体感。但是,无法否认,匠人们还是展现出他们的尽心尽力。各式精细图案纹理;主像四周的大量小雕像,丰富多变,姿态各异,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走进教堂内,风格是一贯的高耸凌厉、肃穆森严。哥特式教堂由于大量使用尖锐细瘦风格,带给信众的是,自然不自然间的距离感与威严感。从亲和的角度上说,不如后来的巴洛克风格,利用更多弧形圆融来表现更强的包容感。当然这离不开天主教派的变革,毕竟文艺复兴时期,所带来的解放是颠覆性的。今天参观重点是中世纪留存下的玻璃花窗。一路用相机长焦镜头观察着,把高高在上的图案,尽可能拍下,脖子比较受考验的。法国多数大教堂中,中世纪花窗多毁于二战炮火。各地教会并未局限于恢复或再现原有风格,也添加了不少近现代风格的宗教主题。记得,曾在Metz和Lyon的座堂中都见过,一些类似抽象画风格的彩玻。Chartres的花窗得以幸免,是因德军入侵前被拆卸下易地保存。在盟军反攻时,教堂又得以幸免于炮火,多亏一位美军上校的战术决定。许多因素纠缠后,形成眼前的影像,这是上帝的眷顾?还是圣衣的法力?亦或朝圣者精神的加持?迷宫那未知的神秘力量?著名的圣衣在栅栏后展示着,新版图文解说是,查理大帝获赠于拜占庭伊莲娜女皇Irene;再由他的孙子秃头查理,于876年转赠给教堂,也许这样更加合理了一些。

花窗的多种颜色中,我觉得最吸引人的是那蓝色。似有一种经年的,幽深的,隐隐地藏于其后。恍惚中,耳边出现一个讲解声,这叫历久弥新的情怀。带着崇敬之心去琢磨,好像还真有点这意境?这个有情怀的 - 历久弥新,我记下了。当年的工匠们,通过把不同色彩的玻璃片拼接粘连,展示出各式神与人,或禽与兽,或带喻意的图案,嵌入不同外形的框架中。这种手法是,对古罗马马赛克拼贴画的继承与发展。拼贴画起源于两河文明;后传入古希腊,而罗马人再从希腊接过去。中世纪教堂的彩玻画似更前进一步,实现堂内采光与宗教宣传的完美结合。眼前一组组宗教故事,让人有种看小人书的感觉。上面的英雄与坏人之间区别都是分明的。从玛利亚接到神谕,逃难,到耶稣降生、成长、宣道、被捕、献身、回归;也有圣徒前赴后继的殉教;还有异教徒从无知、残忍到幡然悔悟后的皈依。。。

基督教,从一个受排斥的弱者,到得势转正成为罗马国教。势力日渐隆盛并最终站上云端俯瞰众生。当远远看到有异教(端)在山下作乱时,当年圣徒先烈们的“宽容”却消失无踪。他们对所谓的“异教”或“异端”,展开的是无情的打击,毫无怜悯乃至疯狂。这是归为人类的天性?还是宗教地位的改变,所导致的危机意识,及随之而来的攻守变化。当他们弱小时,总是号召要团结所有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并把他们聚集在自己周围;而当他们强大后,却总想消灭所有“非我”教类的势力。精典的用词,一个个闪现在脑海中,镇压,消灭,打倒,摧毁,焚坑,砸烂。。。

那有未知神秘力量的迷宫,被摆放的一排排坐椅遮住,使我无法亲身体验。唱诗班在一圈屏风后。屏风上那些繁复的雕刻,让人觉得夸张而奢侈。有趣的是,能发现两位古罗马皇帝的浮雕,分别是Vespasian和他儿子Titus,头衔写的都是Ceasar。印象中早期的罗马皇帝,都是迫害基督徒的异教徒恶人。堂内正中有一组白色大理石群雕,展现着圣母升天的场景。聚灯光下,石材的细腻质感,显得十分柔美而圣洁。圣母被众多天使环绕着,站到云端伸开双臂,抬头望天。个人觉得,圣经中这个人物多少有点缺憾。圣母只是接受圣谕,生下圣子,留下圣衣,便头也不回地升天去了,似乎少了些接地气感?她后来的命运如何也不得而知,许也是Happily ever after。。。

在堂内盘桓了一阵后,又去南、北两个门廊处参观了雕像群。看到的人物雕刻水平是高超的,年代也是久远的。相对而言,不如Royal Portal显出的那种独特稀缺感。另外有个发现,许多雕像上有陈年累积的黑色烟尘,炮火,香火,烟火。。。文物组织似曾用过打磨清洗手段,以期还原本真模样。但这种清理似乎中途放弃了,使现在的效果,变成了许多阴阳脸,有些不伦不类。这也许算是种矫枉过正?不过,我却觉得有幸,能在繁杂雕像群中,找到一些传说中鸟人的造型,可说是不曾期许的收获。

大约是中午离开Chartres,并未在小镇过多逗留。回到巴黎的蒙帕纳斯车站,时日尚早,便徒步前往Jardin du Luxembourg(卢森堡公园)。这里曾是王室园林,如今变成了民众乐园。当年由路易十三的母亲 - 玛丽·美第奇兴建的。路易十三,正是大仲马小说《三剑客》中,达达尼昂效忠的那位年青国王。小说中的反方人物,是时任法国首相的红衣主教Richelieu(黎塞留)。在法国历史上,黎塞留是一个具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因为他的卓越贡献,为后来的路易十四把法国带上全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记得大学时看小说那会儿,我是爱憎分明地站在达达尼昂一方的。

此时的天空,是阴晴不定的,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放松身体和思绪。四下里游人来来往往;天空中是云来云去的;阳光照在身上是和暖的,乌云遮挡时也能觉得秋风的清寒。许多鸥鸟在水面嬉戏着,间或有一两只站到雕像的头上;一位老大爷西装革履的,在一旁认真地画着写生;还看到草地上许多小朋友,在放肆地奔跑追逐着。阳光从云层的间隙处,洒下一道道光芒,在乌云的背景下,显得线条清晰可辨。人说这是神的眷顾或降临之前兆。不确定是否有幸见证,这即将出现的伟大时刻。但我知道,圣母已经升天了,圣徒们已走过他们的朝圣路,先烈也走完他们的红军路。空余此地当下的我,还在惦记着,脚下的路途最终通向何方?能否在最后一刻找到自己?我想唯一能确定的是,无论如何,最终那个时刻,在眼前这条路的尽头,只可能独自一人走过。
创建于:2018-06-03 分类:旅途见闻 被查看:319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秋光里的前尘后世 字体[  ]   颜色[ 绿 ]
英语中有个说法,dot the i's and cross the t’s,指英语书写的最后阶段,要为所有字母i加上点,t加上横线。这是传统正宗的套路,也指一丝不苟,善始善终的精神。我的英文书写没学到家。总按汉字习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笔顺写完,无从体验这种情怀。虽说,中文成语中也有画龙点睛,但那点太极致了些,是一招致胜之关键,可比性不足。2005年Steve Paul Jobs,在Stanford大学毕业典礼上那段著名演讲中的一个故事叫connecting the dots,也有关于点的说法。串联过往经历的点滴,成就脉络人生。他说的点与为字母i加点,或有互通或引申之义,不敢确定。生活倒的确是在经历过后,才可回望,才能把过往片断集成于点,进而更宏观或达观,明了点的相连途径。手持其他成功人士的蓝图,按他人的道路奔向小目标,估计只有感叹人生道路,为何越走越窄的份了。

清晨,在Rhône河畔漫步着,微风徐徐,多少觉得有些瑟瑟的寒。此时的天光尚未完全打开,天上被十几条平行航线划下痕迹,此外,并无多少云彩。昨夜应是繁星满天的,此刻的清冷似乎是昨夜的留存下来的。河水在此处有个近九十度的拐弯,延展出的曲线让河面显得很宽阔。凭着印象我想,这里应是那幅名画的取景处。我此时运用的是想像力(Imagination)或是幻觉(illusion)?哪个来形容现在的状态更贴切,又都有点似是而非?

太阳逐渐升起,Rhône河的两岸,交叠在晨光与阴影中,有点阴阳脸感觉。不远处,屋顶上停着一只鸥鸟。当它腾空飞起时,在晨光映衬下,在明暗对比中,依稀有点巴洛克风格油画中,常出现的Chiaroscuro手法。这只鸥鸟,是飞在清晨的蓝天下,开阔而无它物,并非身处拥挤的暗室内,由烛火掩映出的影像。又恍然间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产黑白电影中,特务的出场,总以脚下舞台灯光,反衬出其狰狞的面孔。后来渐渐明白这只是套路,如果过于恐怖,我便低下头或躲到父母身后。都说艺术是生活的夸张?或许这是教化青少年,从小培养同仇敌忾的初心?印象中,这种培养与教化对我是管用的,至少在年少心智未开之时。

Arles与Marseille,从现代发展角度比较,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马赛是国际化大都市,闻名世界。Arles译作阿尔勒,人口仅五万多。但Arles在古罗马时期的辉煌,却让马赛失色。有种观点说,是Arles城站对了立场,正确地选择了凯撒,而Marseille却错误地支持庞培。最终,凯撒击败庞培,至于是否凯撒因此记恨马赛,似并无佐证记录,只算一种逻辑的可能而已吧。不过,Arles的确算拥有了许多一线城市的公众设施,竞技场、剧场、跑马场、公众浴场等。只是,世上没有永远不倒的靠山,也没有永远不灭的帝国。

古罗马公共浴场,在当年帝国城市中,是重要的集会场所之一,主要为自由公民服务。现今世界各地保留下来的遗址并不太多。我猜想可能与基督教成为国教后,人们更加回归家庭与注重隐私有关。这类公共娱乐场所则被视为生活奢侈与糜烂。教堂虽然是公共场所,却是信众亲近上帝的地方,而且显得神圣、庄严、肃穆。这个浴场规模不算大,不巧又是时逢整修,无法入内参观。不过有趣的是,此澡堂以君士坦丁大帝冠名。大约为纪念大帝曾在此生活战斗过,给当地人民留下了福祉。至于大帝,是否曾在此沐浴过,就无可考据了。想来,并不妨碍它成为当地人民的骄傲吧。记得我年少时,去过父亲单位的职工澡堂。那是为单位里所有无产阶级职工提供的。那时,大家都比较无产些,无法在家将洗。我还曾写过些文字怀念过那段经历。而在拜占庭统治下,传统的土耳其浴被视作古罗马浴场及洗浴文化的一种传承。看来日后游荡规划,土耳其行可以之为名。平心而论,个人还是很喜欢公共大澡堂那种氛围的。

继续沿河岸行着,各式场景不急不徐地出现。随手记录中有路旁的窗花,叫得上名字的或叫不上的;雕像,完整的或残破的;涂鸦,中规中矩的或随意而为的。在延伸的小巷内,平静似乎是主调,偶有人穿行其间,为空气中添得几分流动。天光的明媚是肆意地,在屋顶、侧墙上泛滥着。随着街巷的延伸曲折,时而会走进阳光里,时而会进到阴影中。在灼烈与清凉交替中,从各个角度或层面,去感受各式型形色设。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只是当时没想太多。后来,碰上一只诡异的黑猫,跳下山墙遁去,一只行色匆匆的黄狗迎面而来。漫画系列Les Aventures de Tintin中的丁丁开香槟的形象,被人贴在墙上。一直觉得丁丁历险记系列对三毛流浪记是有决定性启发的。

城中心处的竞技场和剧场,以背靠背模式布置,四周民居相对地势更高些。竞技场外有一片很大的宣传栏,用法英德西四种语言,介绍法国国家和地方政府,为拯救与保护南法地区多处古罗马遗迹所作的投入。文档中展示了文物工作者对遗迹现场,所进行的分门别类、采样、分析、建档,而后制定与实施整体修整规划。尽可能呈现遗迹原有风貌,最终安全和完整地展现给参观者。竞技场的整修仍在缓慢地继续。剧场,这边则显得相对平静。与Lyon见到的情景类似,看台呈半圆形阶梯状,舞台部分仅残存了几根柱子,绝大部分结构已损毁。想这“修旧如旧”的概念,应是有一定数量和比例的“旧”依然存在,才可加以修补。如果实在扶不起,就只能摊在地上,让大家以虚拟的方式构建想像了。

时间,是人类发现或发明的一个概念。幼年时只有粗浅认知,只能随年龄增长,逐渐建立从无形到有形。现在我们也知道,用时钟运转认同它的存在,也程式化地认同周遭的变迁,便是时间演进的明证。而在文学作品中,我们用或美好或凄凉的言词来形容它,能让人或奋进或感伤。时间与影像层叠交错,又渐渐斑驳,最终徐徐剥离。尽管我们拥有“先进”的技术号称能“重现辉煌”,却终究物是人非。当年,凯撒或君士坦丁大帝的情怀,或许我们永远不能懂。甚至就连他们的样貌,也无法确定是否果真与存世的雕像毫厘不差。一如技术再高超绝伦,也无法用画笔绘尽千里江山。其实能承认自我的浅薄无知,在此时显得比人定胜天的豪情,更虚怀若谷,也更有传统美德些。

竞技场周边一些纪念品店门前,摆着各式明信片,城市风貌类较少,更多的是梵高的油画作品类。惭愧得紧,对于梵高的作品,一直不大能欣赏。各类于他作品与他个人经历的解读,倒也算有所了解。但我想,艺术欣赏是强求不了的。很佩服他于绘画的执着,Arles碰巧是他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前面提到的Rhône河畔星空,还有街边的咖啡店,也被按照画面的模样仿制了下来。不过,我倒没有把梵高作为Arles行的主要目的。

法国是个很能革命的国家,曾涌现出许多革命先烈。他们在建立共和的道路上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一次次与封建反动复辟势力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迎来共和的诞生。在法国境内,几乎所有城镇都有纪念共和的广场,随处可见的是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宣传口号。想来,是希望广大人民能继承革命先烈的光荣传统,为捍卫这来之不易的革命果实而奋斗。

Arles也有这样的广场,中央是一座方尖碑Obélisque d’Arles,高约20米,是四世纪古罗马时期的遗物,由产自小亚细亚的整块红色花岗岩制成,不同于众多埃及方尖碑,这个碑上没有任何铭文。当时是君士坦丁二世时期,树立在Arles跑马场正中。六世纪跑马场被废弃,此碑也倒塌断成两截。十四世纪被重新发现,直到1676年被修复并重新树起,革命的反复让此碑基座的装饰几经更迭。好在没有哪拨革命者把再次砸烂。广场一侧的St. Trophime教堂是旧罗曼式风格的经典,包括西侧正门的雕像群,以及后庭回廊中的柱头雕都是广为称颂的。倒是内堂有一组浮雕让我印象更深刻一些。

已是正午时分,在方尖碑下的喷泉旁坐着会晒晒太阳,也可看看街景。不远处,一位男子坐在一条长椅上拉着手风琴,只见他戴着墨镜,身前放着一只小竹篮,身体随着乐曲和风琴而前仰后合,很享受的样子。上次在Colmar也曾见过一手风琴演奏者,不过当时有种出工挣工分的感受。在离演奏者不远的小店铺门口,一家四人坐在台阶上吃着刚买的快餐。广场上也不时有鸽子飞来飞去,没见到有白鸽,很是平和的样子。

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冲破了此刻的宁静。一辆黑色HD摩托驶入广场,让我转头把镜头给了车手。中年大叔,黑头盔、墨镜、黑白混杂的胡子,一个双肩背。出发前曾看过一法国电影Avis de mistral。曾经的法国硬汉大叔Jean Reno演的,英文名叫普罗旺斯之夏。里面曾有一段大叔大婶跨上尘封的HD摩托,重温曾经的轻狂。不由得在想,难道这算是过去片断或记忆点的一条连线吗?前尘这词让我很迷惑,是之前还是眼前?后世中的后,是身后还是今后?如果过去都能连上了,是不是也该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啥的?也好继续向前,边走边看?望前途可是一路烟花红尘,抛不抛下身后的世界且从长计议。思绪在迷乱中,听到发动机声又轰隆隆地远去了。

(最近,这网站的数据相当的混乱。。。)
创建于:2018-05-26 分类:旅途见闻 被查看:266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忽然恍然 字体[  ]   颜色[ 绿 ]
最近,工作比较忙,感觉思绪也比较堵,不怎么去想写文章的事。下班回家,仍然一路向西。入秋已有些时日,几天前一直比较阴雨、寒冷。今天算是晴好,温度回升。桦树,还有不少泛黄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摆。路上的落叶已经很多了,在车行进后被卷带着四处飘荡。夕阳下,枝头的那份黄色,感觉分外明丽,鲜艳。光线也会穿过树枝,树叶,给车上归家的我,带来迷幻感。和两个月前不同了,阳光来自左侧。

不知为何,“恍然大悟”却在瞬间,跳进脑海。这恍然也是奇怪得可以,可以若失,也可大悟,还可入梦。入梦也是可以不睡觉的。R.E.M.在1994年Monster专辑中的一首歌I don’t sleep, I dream。是当年最喜欢的三首R.E.M的歌曲之一 - 我可以坐下来喝杯咖啡,但是你知道我惦记啥。。。略显隐晦,似有点挑逗意味?第二首Orange Crush,也是比较能引发联想的隐晦,据说与越战有关,但一定就上长到了反战情绪吗?或许仅是一个偶然触发。最后一首歌Imitation of Life,结尾歌词中唱道,甘蔗好吃,那是真的你,亦为所能,来吧,无人理会你的哭泣。高考作文中写成这样,应该会得零分的,没有中心思想的彻底的虚无主义情绪。

右侧拐弯的路边,有只小动物被汽车碾压后留下的尸身,直觉判断是上午发生的事。我继续前行。后视镜中,远远地看到一只喜鹊从树上跳下,落在了拐弯处。阳光中它的羽毛能反射些幻彩。记得喜鹊和乌鸦是亲戚,但是大家喜欢喜鹊,讨厌乌鸦。


Imitation of Life - R.E.M.

Charades pop skill
Water hyacinth
Name by a poet
Imitation of life
Like a koi in a frozen pond
Like a goldfish in a bowl
I don't want to hear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cinnamon, that's Hollywoo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try
You want the greatest thing
The greatest thing since bread came sliced
You've got it all
You've got it sized
Like a Friday fashion show
Teenager cruising in the corner
Trying to look like you don't t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cinnamon, that's Hollywoo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try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 freezing rain,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is sugar cane, this lemonade
This hurricane, I'm not afrai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me cry
This lightning storm, this tidal wave
This avalanche, I'm not afrai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me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s who you are,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That sugar cane that tasted good
That's who you are, that's what you could
Come on, come on
No-one can see you cry

(最近是赋闲在家,却没有写作状态。贴些老文章,或能调动一些写作念头?)
创建于:2018-05-16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29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电台音乐 字体[  ]   颜色[ 绿 ]
记忆中的学龄前童年,印象最深的是,在长沙度过的1976年。幼儿园的老师很喜欢我,我喜欢上她的音乐课,她总夸我唱歌不错。幼儿园旁有个孤零零的电线杆,上面有两个高音喇叭,经常有响动。记得播送过几次哀乐,其它歌曲大多是激昂慷慨,歌颂雄伟崇高。那时我的认知,世界上就只有伟大祖国,和一个可恶的外国。

改革开放后,引入港台流行风尚,爱情代替原来的一切,也带来了新的流行意识。青春年少本应是,带着萌动的心顺应潮流。只是我打小比较叛逆,总觉得,大家都玩的,总有些不妥之处。那时的直觉就是,应该做些不一样的事情。初中时,不喜欢音乐课,常和老师捣乱,不识简谱也不识五线谱。常因为嗓门大,故意把大家的合唱带得跑调,然后我可以去教室外面反省。不上课,不妨碍我喜欢音乐,只是寻求另类的表达。

高一时,转向收听敌台,很快,便狂迷上了VOA,BBC的欧美流行榜。虽然短波音质很磕碜,还时常有我党的无线电波和谐。有“崇洋媚外”的心结做精神支柱,倒把我学英语的兴趣提上来了。这些经历,现在回头看时,似是机缘巧合,却更顺理成章。老师逼迫填压下无效,自己的选择可以别出新裁。

这崇洋媚外,可以说是很早就有,还逐渐变得处心积虑。那时,音乐资料来源十分有限,我倒和广播电台结了不少缘。先是认识武汉一位电台的朋友,搞到一些卡带翻录。大学后,逐渐市面上正版引进多些了,乃至,后来的上班后出现的卡口水货。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每当找到一点好资料都能兴奋半天。

大三暑假,机缘巧合,因为朋友出差,找我去电台,替他做一次海外音乐节目。当时匆忙,手头也没多少文案资料,弄得我还着急了一段时间。还好手头一盒卡带,内有英文介绍歌者的专辑介绍。为了完成朋友所托,只得用两天翻译了文字,又把卡带多听了几遍,用文字和音乐一起去感受。节目当天,是一位高中同学陪我去的。起初很紧张,后来我很快轻松下来。和主持人坐在直播间,看着室内微弱的灯光,导播台上闪烁的二极管,在歌声和我们的人声中跳动着,逐渐也就享受起来,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出来后,同学在外面还直说效果不错,只是有点遗憾,没有向电台要一份节目录音。

(那次节目介绍的是Art Garfunkel,他和Paul Simon搭档组成的乐队Simon & Garfunkel。一篇老文章,并没有想对电台和音乐的变迁展开过多的比较。只为了写些小事,有些怀旧,前几年似有这类惯性思维。)
创建于:2018-05-16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23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一切正常?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天中午也算是得闲,不想吃饭,出门赴星巴,想喝点感觉出来。路上听歌,碰上有感觉的歌曲就以此为题,放的歌曲是Queen的Doing All Right。本想,按照上一篇文章的套路,在词句、曲式、演奏、唱法或是网上的介绍中,找点什么。其实,这歌是比较有意思,但是重复老套的文章起意,有点没劲。不过,我为歌名的英译汉做了个选择,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心可飘荡。

上班没多久那些年,单位工间操时间。办公楼旁草地,能看到一些聚众的大婶,大娘,跟着录音机播放的带功磁带舞动着。只听解说员念到“正常,再正常。。。” 练功的带头大婶,一声高喊:“香不香”,身旁的练功者一起喊“香。。。”如果,从旁经过,冷不丁能被这一声吆喝吓一哆嗦。

那些年头,大家已经不再做第六套广播体操了,因为,有很多功法流行着,都有大智慧,大能量。我有时,就坐在喷泉池旁看着里面放养的金鱼,几片飘浮的荷叶,池水应该是好久没有换了,绿藻长势很好。

喝完咖啡,回到办公室,同事来问一件事,先客套如初的打着招呼,How are you doing?我便笑着,唱出歌曲中反复的部分,I am doing all right。。。

香功介绍 
- 来自互动百科网

1988年5月8日,62岁的中国香功当代唯一传人田瑞生先生,在潜心修炼50年后,毅然出山,向世人公布了这已秘传两千年之久的高级功法。由于此功法修炼时芳香四溢,故定名为“中国芳香智悟气功”,简称香功。中国香功具有动作简单、易学易练、不出偏、见效快等特点,很快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相继建立了香功组织,练香功的人数已超过二千万。全国有几十家报刊作了报道,中央电视台专为香功摄制了专题片,多次播放。《中国香功报》、《中华香功》等三十余家报刊应运而生。在世界上,香功已传播到美国、新加坡、英国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仅日本,就有350万个香功爱好者,联合国成立了香功俱乐部,并在联合国会刊第500期向全世界介绍了中国香功。 

Doing All Right
- By Queen

Yesterday my life was in ruin
Now today I know what I'm doing
Got a feeling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Where will I be this time tomorrow?
Jumped in joy or sinking in sorrow
Anyway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un
Looking round to find the words to say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kies to clear
There ain't time in all the world
Should be waiting for the sun
And anyway I've got to hide away
Yesterday my life was in ruin
Now today God knows what I'm doing
Anyway I should be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Doing all right
创建于:2018-05-16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417次 评论(2)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尘终曲落 字体[  ]   颜色[ 绿 ]
大约在上班后的,94或95年左右,曾买过一些,比如AC/DC的演唱会双带及Ball Breaker,REM的Monster和New adventures in HIFI,Sinead O’Connor的Universal Mother等相对有名,几年后还去淘过一些CD。

当年的打口带,我曾经问过老板,被告知是走私货,但是在通关的过程中,被用刀锯划过包装后留下的痕迹。因为打口的部位不一定,在挑选的时候一定要看仔细。有卡带也有CD,卡带只要没有明显的打断,应该问题不大。只是有时需要打开,清理一些内部的塑料碎末。有磁带打断的,如果在最前部,也可以回去自己修剪补一下。至于CD的命运就很惨,经常能看到严重的划痕,碟片开裂,这种就不想了。相对价格不贵,还能淘到好货,在那个年代是很奢侈了。

我手头还一直保留着一盘专辑,是很特殊的,算是当年很完好的。专辑名叫Missing...Presumed Having a Good Time,组合名叫The Notting Hillbillies。专辑封面很别致,黑白照片上,四个男子人手一把吉它,放在地上用手扶着,黄色的相框底色,一种很浓郁的怀旧感。当年并不知道这四个人是谁,后来听了之后,知道这里有老马。这个专辑中有几首歌是吸引我的,如A1. Railroad working,B1.Will you miss me, A3.Your own sweet way。尤其是B面最后一首,Feel Like Going Home (By Charlie Rich)。当初,一直不明此曲结束后,为何有一大段空白。

歌中唱到,天空密布着乌云,它们向我迫近,没有任何一个朋友帮我,游历过千山万水后,现在我有一种归乡的感觉,主啊,我感觉在归乡的途中,回望奋斗和失败,现在我满身倦怠,无力无助,好像所有的事都被搞砸了,现在才感觉到了回归。

这歌给我的画面中,是一个孤苦的游子,看惯秋月春风之暮年。行向终点前的,那一丝丝悔与惧,又有一种无奈与释然。歌者唱得苍凉,吉它声多少轻曼舒缓,却又带着一点纠心的伤感,无奈地展现了曲终人散。。。

专辑给人整体感觉便如一场人生的走过,以各式轻快做着铺垫,穿林涉水,尘埃落定之时,就可曲终人散。至于是带着快乐还是伤感,现在的我不敢说。只觉得不论何种表现都不是错的,因为每人只有一次,在那最后的一刻。
创建于:2018-05-14 分类:随笔小记 被查看:23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标题:搅和的梦 字体[  ]   颜色[ 绿 ]
今天是个有好事的周五,名曰Good Friday。其实,是基督教中纪念基督受难的日子。我想之所以称之为好事,大约是指,基督不受难就不能复活吧,所以,从一个更理性的角度,加上一个长远的角度看,它是个好日子。全国的公休日,我选择,商场闲逛,逛就会累,走累得歇,反正也是闲的。坐到商场的食品摊档集中区,四下张望着。

不远处,一家人吸引了我。他们似乎也在休整,女宾在招呼两个小姑娘;男宾较胖,却在微睡中。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眼睛在紧闭的眼皮下移动着,我也有点昏昏之意。索性将身子后仰,微向男宾一抬手。

眨眼间,便是别处洞天,俺坐在了一张圆桌前。一切全是不锈钢制的,桌面中间是空的,桌旁是八张圆柱凳子。背后,是一圈不锈钢的围墙。坐在那里,有种比较强烈的漂浮感,四周似乎很热,但俺却没有任何嗅觉。抬头能看到一个开放大圆顶,仔细一看,却是由一个个的小圆组合而成的镂空网。桌上摆放着八套不锈钢器具,一双长长的筷子,一只长长的捞勺。别致之处在于,器具的直线段部分,全是由一个个小圆球焊接而成。

俺探身往桌子中空处看去,原来是一火锅,热气来自之处,由于四周光线不算太明亮,不大能看清锅里煮的东西。所以,俺只好左手拿勺子,右手筷子,下锅去搅和。先是很有节奏地顺时针搅,又交替着逆时针搅,啥也没看到,继续搅啊,搅啊。可是,耐心开始逐渐丧失了,烦躁的情绪导致出了,各角度的直线,配合各类不规则的曲线,一阵胡乱穷搅和,依然无效无果。。。心跳加速,想要离开的念头,逐渐升起了。于是,拿着器具从凳子上站到桌上,去够头顶的网,一碰之下,顶网正中掉下一块圆形,正好盖住火锅口,俺站上去,锅盖便如升降梯似的上升,俺来到了顶层,四下一望,俺傻眼了,原来,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圆圈挨着圆圈,每个圈中的配置全一样,俺试着换了几个其它圆圈,重复地去顺搅和逆搅加上穷搅,太崩溃了,张嘴大叫,慢!俺不是叫鸟人吗,在这能飞不?张开两手,一闭眼一蹬腿,刚飞起就掉了下来,脚一阵痛。

睁眼一看,忽然洞天不见了。较胖的男宾也不见了,我坐起来一看,旁边的旋转木马,男宾正带着小点的女儿,准备上马,可是小姑娘却发出惨烈的哭喊声,坚决不肯上马,男宾只好带着小姑娘坐上马车。我一看价目表,四块转一圈,八块一圈还送照片。Carousel开车了,灯光开始了运动,哎,怎么他们是逆时针转的呢?
创建于:2018-05-07 分类:心情杂想 被查看:210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第1-10,共35篇日记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我的图片
......>>查看全部
 
每月档案
2018/7(1篇)
2018/6(3篇)
2018/5(12篇)
2018/4(19篇)
查看全部...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35)
我收藏的日记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京ICP备11000798号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